您的位置:首頁 > 政法人物 >
普通的一家三代,不平凡的法院人
www.cdhjir.live 】 【 2019-09-25 08:25:12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

  68年滄海桑田,不過是唐亞軍一家三代堅守高原法院故事未完的篇章。

  

  堅守高原法院的三代人

  

  1951年,唐本源進入渠縣人民法院工作;

  

  1979年,唐亞軍進入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工作;

  

  2012年,唐偉退伍轉業到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辦公室工作。

  

  從第一代到第三代至今正好68年。一家人代代接力,從法院系統“通訊基本靠吼,辦案基本靠走”的年代一路走來,親歷并見證了法院工作的初創、挫折,再到重建與發展。

  

  今年適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9月2日,記者來到康定采訪唐亞軍這一家三代法院人的故事。唐本源(爺爺)已于今年初去世,唐亞軍(兒子)還有2年就要退休。而28歲的唐偉(孫子),在唐亞軍的眼里依然是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的法院新人。

  

  唐家的三個男人守望在這甘孜高原,在歷史的浪潮中寫下屬于自己的故事。

  

  第一代法院人  法院恢復的重建者

  

  唐本源祖籍四川省達州市渠縣。1949年四川解放后,唐本源當上副村長,經過農村培訓班,參加土改復查工作。1951年,唐本源成為當地武裝干事,在擔任公安特派員之后,來到渠縣法院工作。

  

11.jpg


  唐本源(左二)這一代法院人,經歷了甘孜法院最艱苦的歲月

  

  1956年,為響應祖國支援民族地區發展的號召,唐本源在四川省委的組織下毅然投身援藏事業,在西藏昌都行署(現稱地區)政法委任職。其后,唐本源經過短暫的法律培訓,被組織安排到四川出任甘孜州白玉縣檢察院副檢察長。

  

  1977年法院工作恢復,唐本源調任到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工作,致力于法院的恢復和改善。

  

  在那個百廢待興的時代,任何工作的開展都絕非易事。民族地區的司法工作更是如此。在那段歲月中,唐本源在唐亞軍的記憶中是個“忙到沒空顧家”的父親,常常早上出門,深夜難歸。而有的時候,為了辦一個案子,唐本源更是十天半月都回不了家。

  

  多年之后,唐亞軍才明白那時的父親究竟在忙些什么。除了正常工作之外,對自己嚴格要求的唐本源經常在單位自行加班,時常利用休息時間惡補法律知識,為干好工作打下堅實的法律基礎。家里的一臺紅旗牌半導體收音機,還有各類的剪報材料,都是唐本源學習法律的途徑。

  

  到了退休年齡60歲時,本應退休的唐本源放不下工作,而且,法院的工作也還需要他,因此,他選擇了留任。在他和他們那一代法院人的共同努力下,甘孜兩級法院有了長足的進步與發展。1990年,唐本源正式離開工作了39年的法院,還榮獲了州里的“老有所為”獎。

  

  是什么支撐他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中堅守下來?“因為他是一個一個真正的‘布爾什維克’”。多年以后,唐亞軍這樣評價自己的父親。

  

  在唐亞軍看來,父親一輩子信仰馬列主義,不曾忘共產黨人的初心。雖然父親并沒有用明確的話語對其教導,但父親的言傳身教潛移默化的影響了他,教會自己對待工作腳踏實地、勤勤懇懇。而這些品質,也傳遞到了兒子唐偉身上。

  

  第二代法院人  法院發展的見證者

  

  “那個時候我有三個愿望:讀省駕校、當兵、下鄉當知青。”1979年,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唐亞軍,因為種種原因這三個愿望都沒能實現。同年4月,唐亞軍通過法院招考,成為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名法警。

  

12.jpg


  唐亞軍、唐偉父子身著制服,在新建成的甘孜中院門口合影留念

  

  從法警到辦公室、刑庭、經濟庭到執行局,唐亞軍擔任過書記員、助理審判員、審判員、副庭長、執行局局長,在這條路上整整走了40年,并先后榮獲“全國法院執行工作先進個人”“全州優秀公務員”“全州法院先進工作者”等榮譽,并兩次榮立三等功。在這40年間,我國經歷了改革開放,人民法院制度得以恢復和快速發展,而他既是建設者,也是見證者。

  

  改革開放初期,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全院僅30余人,4個人一間辦公室,辦案、接待、調解全在這里。雖有2部手搖電話,但通訊狀況不佳,常常接不通電話。“通訊基本靠吼”正是當時工作的真實寫照。

  

  3輛自行車、2輛摩托車、1輛北京牌吉普,便是當時全院的交通主力。唐亞軍告訴記者,因為院里的交通工具缺乏,很多時候他們都要搭乘客車到各縣辦案。當時州里交通不暢、路途艱險,給辦案帶來巨大的困難。“夏季塌方、冬季下雪”是高原藏區的常態,即使在路況好的情況下,去縣上辦案一次來回也需要十天半月。唐亞軍回憶,“在進入法院工作后不久,我就跑遍了全州18個縣。”而有一年,僅新龍縣就跑了10余趟,也意味著翻了10余次折多山。在當時的環境下,辦案條件之艱苦完全難以想象。

  

  40年來,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的變化可以用“翻天覆地”來形容。內設部門從幾個發展到20余個,工作人員從30余人增長到100余人,工作環境從幾個小辦公室變成審判大樓,“通訊基本靠吼”被智慧法院建設代替,辦案手段與方式也在發生著變化,遠程開庭、信訪、接待和視頻會議等成為常態。

  

  2016年,唐亞軍辭去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一職。他在辭職信中寫到,“法院事業需要一代接著一代干,更需要不斷注入新鮮血液,使整個法院隊伍充滿活力。應該給有本事有精力的年輕人一個機會,才能更好地帶動院里業務的發展”。唐亞軍告訴記者,如今辦案已經實現高度智能化、信息化。因此,他認為是時候退位讓賢,把位子留給有能力的年輕人,給他們更廣的發展空間。

  

  第三代法院人  法院精神的傳承者

  

  2012年,唐偉退伍轉業到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工作。談及這份職業選擇,唐偉至今覺得這是“生命里的一個巧合”,但對于他們一家三代來說,也是“最好的安排”。

  

13.jpg

  唐亞軍、唐偉父子近照

  

  部隊鍛造了唐偉堅韌的品格,原本是國家二級運動員的他,在部隊兩次被評為優秀士兵,軍事考核連獲嘉獎。先后參加了2011年3月10日云南盈江5.8級地震、2012年9月7日云南彝良5.7級地震的搶險救災工作。而轉業后在法院工作,對于他來說則是全新的挑戰。對于兒子的工作,唐亞軍明面上并不多加言語,然而實際上卻比誰都要關心。在父親的不動聲色中,其實唐偉都能讀出,也能懂得。

  

  “父愛如山,如大山般沉默,也如大山般堅實。”談及父親唐亞軍,唐偉告訴記者,“從小到大,父親對我并沒有過多的要求,甚至沒有很多話,但是在關鍵的時候就會提醒我。和父親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會感到無形的壓力,我只有更嚴格地要求自己,鞭策自己更好地完成工作。”

  

  “父親常常這樣告誡我,無論處于何時何地,人一生都是在不斷地學習。”唐偉說。面對司法體制改革,唐偉在父親的影響下,自覺加強法律知識的學習,努力從老一輩手中接過法院事業的接力棒。

  

  唐本源對于黨的信仰和忠誠,也在唐偉的身上得到傳承和體現。在唐偉入伍一年后,由于表現優異被推選入黨。當唐偉迫不及待地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家人時,已經臥病在床的爺爺非常激動,在電話里用盡力氣地說“一定要把入黨的證件拿回來給我看看”。唐偉知道爺爺這輩子都有軍人情結,便舍不得用新發的杯子、帽子、衣服等,將這些東西都帶回來送給爺爺。

  

  唐本源去世后,唐偉看著父親,想起爺爺,開始理解到自己的責任與擔當。“我的爺爺、父親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奉獻給了所熱愛的崇高的法院事業,他們在工作中遇到的難處和痛苦從不會在家人面前表現出來,直到長大以后我才真正理解他們”唐偉說。

  

  在全省法院系統中,一家三代都是法院人的家庭并不多見。在別人看來,這也許是一份難得的榮耀,但對于唐偉來說,這既是一種榮光,更意味著是一種責任。如何接過父輩交下的重擔挑下去?如何讓父輩的精神在自己身上得以傳承,為法治甘孜建設盡一份自己的力量?進入法院7年的唐偉,已真正懂得自己這個新一代法院人的使命。


編輯:李雁佳

甘孜長安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28)83282325 |

蜀ICP備18019402號-1 甘孜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甘孜州光明路1號州委政法委 郵編:626000

大家赢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