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以案說法 >
以個案公正推動法治進步(上)
www.cdhjir.live 】 【 2019-09-26 15:04:40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

   以個案公正推動法治進步(上)
  
  從死刑到無期 孫偉銘案改判實情

  


  本報記者 趙文 夏菲妮 見習記者 趙紫荊 高銘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法治建設中以個案推動立法的例子并不鮮見。2008年發生在四川的孫偉銘案,就是其中之一。作為全國首例判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酒駕案,孫偉銘案推動了醉駕入刑。
  
  近日,本報記者到監獄與已經服刑10年的孫偉銘,進行了對話。同時,記者也回訪了當年參與此案二審的法官、檢察官和律師,揭開了孫偉銘從死刑到無期徒刑的實情。
  
  回放
  
  ●2008年12月14日,孫偉銘在成都市內無證、超速醉酒駕車引發嚴重交通事故,造成四死一重傷的嚴重后果。
  
  ●2009年7月24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孫偉銘作出一審判決:孫偉銘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依法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孫偉銘上訴。
  
  ●2009年9月4日,省法院作出最終判決,孫偉銘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依法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10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律師施杰提交“關于增加危險駕駛罪的建議”的提案。
  
  ●2011年5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八)》增設危險駕駛罪。
  
  9月4日,記者在綿陽監獄二監區見到了正在服刑的孫偉銘。10年前的這天,孫偉銘以犯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省法院二審依法判處無期徒刑。
  
  從而立之年到不惑之年,孫偉銘在高墻內已度過3600多個日夜。坐在記者對面,當年車禍在孫偉銘頭部留下的傷痕仍清晰可見。如今,反思那場車禍,孫偉銘不再覺得是偶然:“根據當時我的情況和狀態,類似情況必然會發生,只是早點晚點、嚴重不嚴重的區別。”
  
  孫偉銘說
  

  余生他只想贖罪
  
  服刑期間,孫偉銘有一個特別的習慣。他總要在囚服的上衣口袋里放上一摞寫著警醒語句的小卡片。空閑時看一看,既提醒也勉勵自己。
  
  這些年,孫偉銘在獄中認罪伏法,積極改造。“服刑的每一天,都是寶貴生命的每一天。”孫偉銘說,在監獄里,他最喜歡的事是看書,最愛看的是法律類書籍。“以前,我是一個法盲,被逮捕后都不知看守所和監獄有什么區別。我不懂得敬畏法律、敬畏生命,所以釀成大禍。”當年的車禍,讓孫偉銘深感罪孽深重。“我最近看了一篇關于酒駕傷亡數據的報道,在年輕人死亡數據統計中,酒駕是第一大原因。”這讓孫偉銘很是感慨。
  
  服 刑 之后,監獄定期開展的法治課程,民警們的耐心講解和幫助,讓孫偉銘意識到,肆無忌憚的踐踏法律法規所明確的紅線,喪失理性和原則,缺乏公民對社會應有的責任感是一件多么荒唐與瘋狂的事。
  
  對于曾被他傷害的家庭,這些年孫偉銘一直深感愧疚。服刑期間,他曾多次寫信給被害人家屬。讓他高興的是,當年在車禍中受重傷的阿姨曾給他回過信。信里,這位阿姨表示愿意原諒孫偉銘,并鼓勵他改過自新,好好做人。但另外兩個被他傷害的家庭,沒有原諒他。“如果可以,我出獄后想去看看被我傷害的兩個家庭,希望能盡力做出一些補救。”孫偉銘說,余生,他只想贖罪。
  
  參與者說
  
  當時的二審焦點在罪名

  
  2009年的9月,因為孫偉銘的上訴,律師施杰、檢察官陳王莉、法官王靜宏,在法庭“相聚”。
  
  9月4日,省法院刑三庭副庭長王靜宏向記者回憶了當年審理案件的經過。王靜宏是孫偉銘案件的二審主審法官,他說,10年前,駕駛員如果酒后駕車被抓,嚴重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被定罪的很少見。孫偉銘案的事實基本清楚,至于究竟是何罪名,主要是判斷孫偉銘對危害公共安全后果所持的主觀心態,這也是二審的爭議焦點所在。“輿論回歸理性,讓案件的判決結果由事實與法律來決定。”作為孫偉銘二審的辯護律師,施杰提出,孫偉銘應該以交通肇事罪來定罪。“法治社會進步的表現是讓被告有辯護的權利。作為辯護律師,我們要做的是維護孫偉銘的合法權益,讓其罪行與罪罰相當。”9月5日,施杰告訴記者,當年代理孫偉銘案,他的壓力其實很大。
  
  這樣的壓力,同樣存在于辦案檢察官中。“當時,孫偉銘案的輿論關注度很高。在案件辦理過程中,我們主要從法律適用是否準確,量刑是否合理等進行考量。”9月10日,陳王莉向記者講述了10年前,她成為孫偉銘案件二 審出庭公訴人的經歷。她告訴記者,孫偉銘的行為存在間接故意與直接故意的區分。查看一審卷宗后,她個人覺得一審判決有一些偏重。
  
  陳王莉說,“檢察官作為客觀公正的存在,應當以事實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無論是被害人,還是被告人,都應當公平公正地對待。”
  
  改判背后
  
  是對公正判決的堅持

  
  采訪中,施杰、陳王莉和王靜宏的思緒都被拉回到了10年前的9月4日。
  
  2009年9月4日,是孫偉銘案件二審開庭的日子。庭審中,施杰發表了“孫偉銘應該以相對于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較輕的交通肇事罪”的辯護意見,引發一片嘩然。施杰說:“盡管很多人認為孫偉銘應該被判處死刑,但作為一名專業的法律人,我們應當堅持自己的專業觀點,依法維護被害人的合法權益。”“孫偉銘在追尾后繼續逃逸,當時他處于嚴重醉酒狀態,沒有控制能力避免事故發生。因此主觀上具有放任的故意,客觀上符合過失犯罪的構成要件,我們認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定罪沒有問題。”二審出庭公訴時,陳王莉代表省檢察院發表了“一審量刑過重,建議法院改判”的公訴意見。
  
  針對庭審中,辯護人提出的孫偉銘在犯罪主觀上屬于過于自信的過失的意見,法院并未采納。王靜宏解釋道,孫偉銘無證、醉酒駕駛,造成重大損害結果是必然,主觀心理狀態上的自信沒有客觀根據。“孫偉銘的主觀動機是影響量刑的重要因素。”王靜宏認為,就孫偉銘的動機來看,是間接故意而非直接故意。他當時處于嚴重的醉酒狀態,認知和控制能力都有所減弱。到案后,他真誠悔罪,積極賠償受害人,基于以上因素,孫偉銘尚不屬于罪行極其嚴重必須施以極刑的罪犯。
  
  經過審理,省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孫偉銘被判無期徒刑。宣判后,判決結果得到了包括當事雙方及輿論、民意在內的各方肯定。宣判當天,最高法出臺了關于醉駕的司法解釋,孫偉銘案是附帶的案例參考。
  
  從死刑到無期徒刑,孫偉銘“撿”回了一條命。這背后,是律師、檢察官和法官對案件公正判決的堅持。
  
  二審宣判后,孫偉銘當庭大哭。

編輯:李雁佳

甘孜長安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28)83282325 |

蜀ICP備18019402號-1 甘孜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甘孜州光明路1號州委政法委 郵編:626000

大家赢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