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甘孜法學 >
“轟炸式”推銷、“綁架式”簽約、“湊數式”服務……
www.cdhjir.live 】 【 2019-09-05 08:32:39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

  “轟炸式”推銷、“綁架式”簽約、“湊數式”服務……


  相親平臺陷阱多亟待法治填平


  “短信電話狂轟濫炸”“不簽協議想走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推薦時說學歷是本科,見面變專科了”……近來,不少相親者投訴稱,部分開通了線上平臺的相親機構在線下大搞“轟炸式”推銷、“綁架式”簽約、“湊數式”服務,嚴重損害消費者權益。


  在網絡時代,相親平臺確實可以為廣大單身男女交友、相親提供更加便捷、高效服務。然而,一些相親平臺卻利字為先,偏離了服務屬性,花招出盡只為誘導消費者掏錢,為其營造出表面溫柔實則兇險的消費陷阱。有的相親平臺甚至成為犯罪的溫床,為婚戀詐騙行為提供了多重便利。


  如何治理相親平臺消費陷阱?有人提出,正如一些專家建議的,應由民政部門會同公安機關和市場監管部門建立跨部門協作機制,形成監管合力,以法治“填平”相親市場中的消費陷阱。


  銷售套路難以招架


  由21CN主辦的公益性消費投訴平臺“聚投訴平臺”稱,上半年共受理全國消費者對婚戀交友行業有效投訴量1686件,當期確認投訴解決量993件,解決率58.9%,對比第一季度51.1%的解決率略有提升。從投訴問題類型看,主要包括夸大服務效果、退款難等。媒體梳理“聚投訴平臺”中報告的相關數據和內容后發現,對于相親平臺的投訴原因主要包括虛假承諾誘導消費、強迫消費、先交錢簽字才能看合同、實際服務和合作條款不匹配等。


  ·不簽約被營銷人員困數小時


  多名相親者反映,隨手注冊了相親平臺賬號,沒想到引來“轟炸式”的電話騷擾和到店不買服務想走難的噩夢。


  廣東的黎先生說,剛注冊完就接到平臺邀約到店的電話、短信,每天不間斷,拒絕拉黑都沒用,還是會有新號碼打進來。“他們一直強調,已經有女性會員看了我的資料很感興趣,但其實我個人信息的部分什么都沒填。”“只要不答應到店、不確定面談時間,對方就不掛電話。”深圳的李女士說,不堪騷擾之下,只好選擇去店里看看。說好的“可匹配”對象沒見到,卻被“困”4個多小時,連上廁所都有人“陪著”。在銷售人員的軟硬兼施下,李女士最后被誘導開通了網貸,購買了28800元的相親服務套餐。“有個會員曾經在我們這兒堅持了11個小時,從早上跟到晚上,最后簽下來了。”世紀佳緣的一名營銷人員說。


  ·先交錢簽字才能看合同


  不少投訴者表示,交錢以前根本沒見到合同。有的機構是不交錢、簽字就不讓看合同;有的消費者被誘導簽了電子簽名,但其實并不知道簽的是什么。“簽字之前,營銷人員沒提過合同,我也沒見到合同。”黎先生告訴記者,他被要求在iPad上錄入個人信息,填寫完手機號和驗證碼以后就直接跳轉到一個只有簽名一欄的單獨頁面。


  四川的汪女士也反映,在簽訂合同時不讓看合同內容,交錢簽字后就帶走了紙質合同,她只在幾天后收到一份電子合同。


  ·實際服務與承諾不符


  浙江的牛先生收到電子合同后發現,合同條款與營銷人員的承諾有出入,不但介紹對象從5人減少到3人,服務周期也從3個月變成了2個月。“我問她是怎么回事,她說后期會完成口頭承諾。但服務開始以后,來來回回換了好幾個工作人員,最后還是2個月就到期,沒人管我了。”


  李女士的合同里寫道,介紹的7名相親對象,月收入均在2萬至4萬元之間,其中3名在深圳本地有房,4名在外地有房。“我和其中一名相親對象見面聊天后才知道,他沒有房子,月薪也就1萬元出頭,根本不是合同中說的那樣。”


  杭州的王女士更是頻頻被臨時通知更改相親對象。“感覺都像是臨時湊數,推薦的時候說是本科學歷,結果見了面以后才發現是專科。”王女士說。


  消費維權舉證艱難


  據媒體報道,“聚投訴平臺”在受理對婚戀交友平臺的投訴后,有關相親平臺一般都會在投訴貼下表示,“感謝您的反饋,已將反饋提交給相關部門及時處理,有進展會及時跟進”,有的相親平臺則表示會在7天內解決投訴,45天至60天才能退款,同時需要扣除10%至20%的費用。


  在一個已解決的投訴貼里,投訴人對深圳某相親平臺進行投訴后,過了一個月才拿到退款3200元,而他最初繳納的費用是12800元。還有很多消費者的訴求在協商中沒能得到解決,最后只能訴諸法律或者不了了之。


  截至8月17日,某相親平臺關于銷售誤導的有效投訴量高達3439起。


  有媒體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通過搜索相親平臺名稱,發現多起婚介公司與個人之間的合同糾紛案,其中有不少消費者走到了二審程序。


  一份南寧市中級法院的判決書顯示,由于對約見對象不滿意,韋女士請求解除與某婚介公司簽訂的紅娘服務合同,并要求公司返還所繳納的服務費15000元。在上訴中,因未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推薦的候選人均不符合其所列條件,法院最終只判定歸還韋女士服務費5000元。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俊海分析,一些中介機構重發展輕規范,接到投訴時又往往以“平臺免責”的理由回避責任,致使消費者投訴無門。“如果相親者事后主張自己不知曉合同內容,往往存在舉證方面的困難,這也是維權困難的重要原因。”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教授侯國躍表示。


  以法治填平相親陷阱


  ·相關標準尚需明確


  有的人認為,婚戀網站已經成了“過街老鼠”,不過也有人說身邊人真的通過它們“終成眷屬”。


  有關專家認為,婚戀交友平臺不論線上線下,其核心主要是信息真實和風險提示。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基礎信息的真實是互聯網信息真實的基礎,這不僅包括網絡安全法規定的需要登記的身份證信息,還包括人與注冊信息的對應關系。平臺一定要對核心信息進行核驗,這是最基本的規則。此外,風險提示要深入到各個環節,包括提示敏感詞。


  據了解,我國個別省市出臺了政府規章對婚介市場進行規范調整,但都未設置開設婚戀網站的合理標準,從業人員資格也沒有明確的規定。許多無證經營的婚戀網站,騙取征婚者會費后就“玩消失”“冷處理”。此外,不少婚戀平臺也開始出臺自律標準和規范,并利用大數據進行個人信息審核認證,有婚戀平臺推出“實人認證”。


  ·部門協作形成監管合力


  中消協律師團團長邱寶昌表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經營者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請求,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信息。消費者可以就相親機構電話短信騷擾、勸阻相親者離店等行為向市場監管部門進行投訴。到店后如果不簽約不讓走,必要時可以選擇報警。


  對于相親平臺中的消費陷阱,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教授侯國躍認為,公平是合同法的基本原則,相親機構在格式條款中設置的不對等、不公平條款應屬無效。相親機構在當事人沒有看到合同具體條款、未被告知服務具體內容和價格的情況下,就要求在iPad上簽名,已涉嫌違法。當事人有權提出解除合同,并要求退還費用。


  此外,相親中介機構作為經營實體,由市場監管部門登記注冊,開展相親婚介服務則需經民政部門審批。專家建議,由民政部門會同公安、市場監管部門建立部門協作機制,形成監管合力。“有關部門理應行動起來,加大懲治力度,增加相親平臺的違法成本。”有評論提出,應以法治“填平”相親市場中的消費陷阱。惟此,相親機構才能當好“成人之美”的紅娘角色,而不是唯利是圖的黑中介。本報綜合


編輯:李雁佳

甘孜長安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28)83282325 |

蜀ICP備18019402號-1 甘孜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甘孜州光明路1號州委政法委 郵編:626000

大家赢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