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甘孜法學 >
德云社演員吳鶴臣眾籌百萬引爭議 誰來為善良兜底?
www.cdhjir.live 】 【 2019-05-09 09:45:08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

  有房有車卻要眾籌看病,算不算騙捐?平臺該不該提前核實房產、治療費信息?1日,德云社相聲演員吳鶴臣患病百萬眾籌事件引發質疑,網絡募捐再次陷入輿論漩渦。


  近年來,網絡眾籌充分展現了在救急救難方面的巨大作用。它有效整合互聯網和慈善救助,短時間迅速吸納零散資金,成功解救了不少可能因病致貧的家庭。然而,回顧近年來發生的“詐捐”“騙捐”“偽慈善”案件,互聯網平臺似乎成了網絡詐騙者的“溫床”。“沒有任何一點善念可以被辜負,沒有任何一筆善款可以被揮霍。”日前,“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微信公眾號刊文指出,面對“吳鶴臣百萬眾籌”引發的爭議,不僅僅需要網絡平臺運營規則的完善,法律監管和行業標準也需要跟上網絡眾籌的發展,用善良為困頓兜底,讓規則為善良兜底。


  事件


  相聲演員眾籌百萬惹爭議


  4月8日,德云社相聲演員吳鶴臣(本名吳帥)突發腦血栓住院。1日,其妻張泓藝通過“水滴籌”發起籌款,籌款說明為吳鶴臣的母親來春榮所寫。


  水滴籌平臺顯示,目標籌款金額100萬元。收款方為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天壇醫院,患者家中有一輛13萬元的汽車未變賣,有醫保。


  籌款發出后,有網友首先對100萬元的籌款金額提出質疑,認為手術無需如此大額開銷,并且醫保可以報銷80%。而且,有人發現吳鶴臣家中有房有車,其生病后,張泓藝新換了昂貴手機,懷疑其私自挪用善款。


  張泓藝先后發出3條關于吳鶴臣財產方面的證明和解釋,稱網友質疑的兩套房都是公租房,無法出售。家中有癱瘓病人,日常出行比較麻煩,所以車也是不能賣的,自己并不存在騙捐行為。


  3日,“水滴籌”平臺該項目已關閉,已籌款金額為147959元,共5269人提供幫助。


  4日,德云社方面也發布聲明稱,吳帥妻子發起的“水滴籌”眾籌是私人行為,家屬稱對于之前受捐的款項,會按照規則由平臺直接劃入醫院賬戶,用于后續治療,并將公開相關花費明細。德云社和郭德綱本人將繼續向其提供一定程度的經濟援助。


  質疑


  有房有車也能發起眾籌?


  按照正常的邏輯,家人重病籌措資金,萬般無奈下當然先賣房賣車,但吳鶴臣的家人沒有,而是選擇了通過網絡眾籌一筆超過實際開銷的錢款。根據他的家人開列的清單,這100萬元中包含在醫院附近租住兩居室的12萬元、每半年4萬元的護工費和每3個月1萬元的針灸推拿費等等……“按我的理解,眾籌是家庭困難者,看了你的眾籌鏈接內容無法理解。租房護工等都算入,這是在養家吧。”網友的質疑來得非常直接,并非沒有錢,為什么還問人要?更有人直接指出,這是騙捐。


  此次事件中提供籌款平臺的“水滴籌”相關負責人表示,沒資格審核發起人的車產房產,勾選“貧困戶”系發起人誤操作,且平臺曾與醫院聯系,但由于患者在治療過程中,醫院沒有辦法給出確切花費。而截至目前,該項目共籌得近15萬元,申請人暫未申請提現。


  網絡


  平臺成詐騙“溫床”?


  吳鶴臣家人發起眾籌的行為究竟是否涉嫌騙捐還沒有定論,但網絡眾籌確實變成了“眾愁”。


  審核快、手續簡是網絡互助相較傳統慈善募捐的優勢。這些年,因門檻低、傳播廣、效率高等特點,“輕松籌”“水滴籌”等眾籌平臺發展迅猛,改變了傳統的慈善募捐形式,在救助因病致貧家庭上作用不容小覷。但“快”不是失察的理由,“簡”不是隱瞞的借口。


  回顧近年來發生的“詐捐”“騙捐”“偽慈善”案件,互聯網平臺似乎成了網絡詐騙者的“溫床”。


  2016年,一篇題為《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的文章在朋友圈被瘋轉,父親羅爾為給罹患白血病的女兒眾籌,寫下這篇文章。但事態發展急轉直下,文章的作者被曝坐擁3套房、2臺車以及一家廣告公司……


  而類似的事件不止這一兩起。2015年童謠詐騙案、2016年留德生詐騙案、2016年李小璐被詐捐案、2016年涼山擺拍詐捐案、2018年王鳳雅事件……


  聲音


  “家有余糧”也可求助


  家里有錢還發起眾籌,這是不是騙捐?北京市岳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岳屾山表示,雖然傳統觀念認為“你只要家里有余糧,就不應該來求助”,但現實當中可能確實也存在著“雖然我家里有余糧,但我確實也需要幫助”的情況,不能僅僅因為求助者有房有車或者有存款,就認為他沒有資格來募捐,而是說他是不是把這些情況真實、完整的告訴給了準備要捐贈的人,如果告知了,網友心里就有了一桿秤,可以自己衡量這件事情是否到了我需要幫助你的地步,但如果隱瞞了、欺騙了網友就是詐捐。“眾籌行為是否涉及到騙捐或者詐捐,需要結合他所發布的信息來判斷。”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認為,根據目前公開顯示的信息,吳鶴臣的家人在發布信息的時候可能隱瞞了自己的財產狀況。同時,籌款的數額為100萬元,已經超出了治病所需的金額。因此在本案中可能存在騙捐、詐捐的嫌疑。


  平臺盡到義務不擔責任


  眾籌在法律上屬于個人求助的性質,不屬于慈善法規定的慈善行為,因此平臺不需要具備相關的慈善機構資質。“水滴籌”等平臺是向眾籌項目發起人提供信息發布平臺的服務,根據《網絡安全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平臺需要履行的義務主要包括要求發布者提供真實的身份信息,至于其他信息內容是否屬實,在法律上暫時沒有明確的規定。所以目前平臺方可能不需要承擔直接的法律責任。


  但是面對過去的幾年中存在一些騙捐、詐捐的行為,許多眾籌平臺也在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對于大病眾籌項目,要求看到發起人或其親屬是否存在相關的住院、診斷證明等。如果眾籌平臺盡到了這些基本義務,通常情況下是沒有法定責任的。


  應讓規則為善良兜底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微信公眾號刊文指出,隨著“互聯網+”進入慈善領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眾籌平臺需要承擔起管理責任,應有適度合理的審查機制,包括對眾籌事由的形式審查,要求發起者提供相應憑證等。慈善,不能為便利犧牲了真實。


  沒有任何一點善念可以被辜負,沒有任何一筆善款可以被揮霍。這不僅僅需要網絡平臺運營規則的完善,法律監管和行業標準也需要跟上網絡眾籌的發展:


  在法律層面上,我們有慈善法,也有民法總則、合同法等相關條款可以參考,但法律沒有規范到如此細節,還需隨著時代發展不斷完善;


  在行政管理上,眾籌平臺也是一個“新生事物”,行政管理部門也在摸著石頭過河,各種規章制度和監管措施尚有空白需要填補;


  在平臺運營上,對于眾籌信息的審核與公開,各平臺也是“八仙過海”,沒有統一有效的標準,導致捐助者目前還將面對較大的誠信風險。


  面對“吳鶴臣百萬眾籌”,我們所做的不應停留在譴責發起眾籌者的層面,更不能將網絡眾籌一棍子打死。而應該在瑕疵被反復打磨中,用善良為困頓兜底,讓規則為善良兜底。本報綜合


編輯:李雁佳

甘孜長安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28)83282325 |

蜀ICP備18019402號-1 甘孜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甘孜州光明路1號州委政法委 郵編:626000

大家赢足球即时比分